在线十倍杠杆申请_炒股杠杆申请_配资炒股公司查找

在线十倍杠杆申请
华尔街一个时代落幕:索罗斯移交“金融帝国”控制权
发布日期:2024-01-25 04:38    点击次数:113

乔治·索罗斯是一个让东南亚百姓感到熟悉而又胆寒的名字。他于1997年掀起的那场席卷东南亚的金融风暴,直到今天还出现在历史教科书中,引人警醒。

1997年,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袭击泰国、马来西亚等国的货币,后又试图几次狙击港币,虽然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力守,但也损失惨重,香港恒生指数曾经一日大跌三千余点。经过数次的冲击,中国香港6年后的人均生产总值才恢复到1997年的水平。

这样一位给国际市场带来巨大影响的“金融大鳄”,最近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正将250亿美元的“金融帝国”的控制权移交给37岁的儿子亚历山大,这也标志着华尔街一个时代的结束。

索罗斯与继承人亚历山大 图源:《华尔街日报》网站

贪婪的大鳄

乔治·索罗斯曾是一名闻名全球的对冲基金经理,他经营着历史上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量子基金。索罗斯在世界各地交易股票、债券和货币,是“全球宏观”投资者的先驱。他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通过预测经济和政治变化并押注,从而积累了大量财富。

左:年轻时的索罗斯 图源:《华尔街日报》网站

索罗斯曾在1992年大规模做空英镑,被《经济学家》杂志称为“打垮了英格兰银行的人”。在这场对英镑的狙击中,索罗斯从英镑空头交易中获利接近10亿美元。

到了1997年,索罗斯又联合其他对冲基金,以泰国为突破口,对东南亚金融市场发动攻击。这场扫荡东南亚的索罗斯飓风一举刮去了百亿美元的巨额财富,使这些国家几十年的经济增长化为灰烬。

几十年来,索罗斯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外界的仔细观察、效仿,有时甚至是想象。一些关于索罗斯可能在做什么的信息,即使后来被证明是错误的,都会影响到全球市场。各国政府批评他是一个伤害经济的投机者,他也成为美国国内保守派的目标。

据《福布斯》统计,92岁的乔治·索罗斯身价约为67亿美元,但他的基金会的价值远不止这些。据其网站,他已经向这个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捐赠了320亿美元。

左图:索罗斯 右图:亚历山大 图源:基金会官网

更政治化

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发言人证实,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已任命第四个儿子亚历山大·索罗斯领导他的慈善开放社会基金会和政治行动委员会。

亚历山大·索罗斯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透露,他将担任索罗斯的主要慈善机构开放社会基金会的主席。

索罗斯的非营利性开放社会基金会成立于1979年,每年向全球各种团体提供约15亿美元的资助。索罗斯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也经常支持地方检察官以及各类竞选活动。追踪政治捐款和支出的相关团体称,他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在2019~2020年选举周期中提供了810亿美元的政治捐款。

亚历山大说,自己比父亲“更政治化”。他最近会见拜登政府官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以及众多国家元首,其中包括巴西总统、加拿大总理等,以商讨与家庭基金会相关的话题。

亚历山大表示,他正关注特朗普重返白宫的这一可能性。索罗斯的基金会将在2024年总统竞选中发挥重要的财务作用。“我很想让金钱和政治分离,但只要对方这样做,我们也必须这样做”,他说。据介绍,索罗斯家族一直是美国民主党背后的“金主”。报道还指出,亚历山大正在帮助民主党获得更多拉丁裔和非裔的选票。

该基金会在一些国家不受欢迎。例如,2016年,它被俄罗斯认定为在俄不受欢迎组织。而在美国非营利性组织Transparify对全球200家智库及游说团体的评估中,开放社会基金会被指财务不透明,在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三年垫底。

图源:《华尔街日报》网站

新继承人

多年来,与乔治关系密切的人都认为,亚历山大同父异母的哥哥、52岁具有金融背景的律师乔纳森·索罗斯是更明确的继任者。高大健壮的哥哥乔纳森经常与父亲一起打网球,曾在基金会工作,并在动荡时期稳住了索罗斯的对冲基金。

但他俩的分歧打乱了这个计划。戴着大框眼镜、胡须修剪整齐的亚历山大,最终赢得了父亲的信任。“这是他应得的。”乔治说。

乔治·索罗斯有两任妻子,五个小孩。现年37岁的亚历山大是第二任妻子苏珊·韦伯的孩子,是家族第四个孩子。亚历山大在纽约州卡托纳的富人区长大,他渴望与父亲更亲近一点。“他在那,但他又不在那。他一直考虑着市场。”他说。孩提时代的朋友说,亚历山大小时候性格内向,还有一点超重,对家里的财富也有一点尴尬。

2004年他的母亲提出离婚后,亚历山大与父亲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当时他是纽约大学一名18岁的新生。“在某种程度上,他在离婚后更加认真地对待父亲这个角色了。”获得博士学位的亚历山大说。

左图:亚历山大和乔治·索罗斯 右图:亚历山大和妈妈 据《华尔街日报》网站

亚历山大不关心金融,也无法说服父亲和他一起看足球。相反,他们俩会花数小时讨论彼此的想法和全球政治。他的论文题目是《犹太狄俄尼索斯:海涅、尼采和文学政治》,这让他的父亲激动不已。对亚历山大来说,兴趣的排序“依次是足球、哲学和政治”,在足球季,当亚历山大不为了基金会到处出差时,他就会黏在足球比赛上。

亚历山大曾被很多美国媒体报道称,其“在其父亲2万平方英寸(约合1858平方米)的豪宅内,与模特、球星等饮酒作乐,还玩起了‘醉酒捉迷藏’的游戏。”2012年,亚历山大告诉《纽约时报》,他想要摆脱他豪门子弟的坏名声。他对媒体经常刊登的关于他花花公子式的“讽刺漫画”感到震惊。

在亚历山大三十多岁时,他的Instagram上有了越来越多的世界领导人和知名自由派政治家。2021年,他在国会大厦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合影,在标题中,他称舒默为他的“好朋友”。

亚历山大 图源:《华尔街日报》网站

近年来,亚历山大也更多地参与到家族帝国的事务中。从2022年12月起,他就开始负责老索罗斯访问公司全球办事处的工作,并担任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他于2012年创立自己的亚历山大·索罗斯基金会,向社会捐款。他主动前往亚马逊偏远地区会见土著领导人,以引起人们对他们需求的关注。2016年大选后,在亚历山大的支持下,开放社会基金在拉丁美洲的年度支出从1200万美元上升到了6000万美元。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亚历山大还是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投资委员会中唯一的索罗斯家族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