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十倍杠杆申请_炒股杠杆申请_配资炒股公司查找

炒股杠杆申请
超12亿重大资产重组被问询函难倒?官宣不到2个月,株冶集团终止收购五矿铜业
发布日期:2024-01-19 06:07    点击次数:55

不到两个月,株冶集团(600961.SH)的重大资产重组戛然而止。

1月3日晚,株冶集团公告称,综合近期市场环境变化等因素影响,公司经审慎研究,并与交易对方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收购五矿铜业(湖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矿铜业”)100%股权。

2023年11月29日,株冶集团首次发布的《重大资产购买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以下简称“《报告书》”)显示,株冶集团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向控股股东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购买其持有的五矿铜业100.00%股权,交易价格为12.71亿元,增值率为32.35%。

彼时,株冶集团表示,通过本次交易的实施,公司将实现铜铅锌一体化发展,充分发挥铜铅锌联合冶炼优势,扩大业务协同范围,进一步提升业务规模、优化产品结构,为公司注入新的利润增长点,高度契合公司未来发展战略。

同行业上市公司中,中金岭南(000060.SZ)、锌业股份(000751.SZ)和豫光金铅(600531.SH)等均实现了铜铅锌一体化的产业布局。

同时,本次交易完成后,株冶集团的资产规模、归母净利润以及基本每股收益均将有所上升。以2023年1-5月为例,交易完成后归母净利润以及基本每股收益增长18.98%、18.75%,至5月31日,资产规模增长43.21%,将有利于上市公司增强持续经营能力。

但公布资产重组后仅两周的时间,2023年12月13日,株冶集团便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涉及收购的合理性、标的公司财务情况、是否构成一揽子交易以及控股股东突击增资等问题,并要求10个交易日内,即2023年12月28日前进行书面回复。

对此,株冶集团在2023年12月27日表示将延期答复,但在4个交易日过去后,股民等来的却是一纸“重大资产重组终止”的公告。

不过,株冶集团拟购买铜业公司股权之时,铜价正高位运行,行业内不少企业在2023年也有收购铜矿或铜业公司的动作。

尽管株冶集团终止了这次重大资产重组,但1月4日下午,株冶集团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未来公司仍将积极利用中央国有上市公司的背景,整合有色金属资源,充分发挥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平台的作用,夯实可持续经营能力,提升公司股东回报。

    

铜价高位运行,企业忙收购

株冶集团拟购买铜业公司股权之时,正是铜价高位。在美联储降息预期、铜矿扰动和精铜持续去库共振作用下,2023年年末沪铜涨至近70000元/吨,但随即冲高回落。

“一是前期市场对今年3月美联储就降息的预期过于乐观,目前的通胀数据距离通胀目标尚有距离,PMI和就业数据也没有显著恶化,美元指数反弹;二是临近春节,下游需求渐入淡季,季节性累库迹象初显,价格持续走高缺乏现货支持。对短期来说,市场比较关切海外经济状态、国内政策预期和淡季累库幅度。”广发期货有色金属研究员于培云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在2023年铜价整体高位宽幅震荡运行之下,铜产业链上的收购屡见不鲜。

2023年11月,五矿资源(01208.HK)公告称,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MMG Africa Ventures Inc将以18.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南非博茨瓦纳Khoemacau铜矿的母公司CUPROUS CAPITAL LTD。而上述收购事项已在2023年12月22日获得博茨瓦纳矿产及能源部批准。

铜陵有色(000630.SZ)则是在2023年7月选择收购拥有厄瓜多尔东南部大型铜矿资源的中铁建铜冠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建铜冠”)70%股权,而中铁建铜冠为铜陵有色母公司控制的子公司,利于减少关联交易,同时也利于降低原料铜采购成本,进一步增强盈利能力。

与此同时,近期加拿大矿商第一量子矿业(First Quantum Minerals)的股权也吸引了巴里克黄金公司的关注。据媒体报道,巴里克黄金一直在寻求扩大铜业务,与第一量子矿业的交易将使该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商之一。

为何市场会对铜这一有色金属如此钟爱?

上海钢联铜事业部分析师肖传康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铜是不可再生资源,也是战略金属,可用于军工等领域,而中国作为最大的铜产出国、消费国,在原料上一直受制于海外矿山,收购矿山是为了保障原料供应,增加定价话语权。

矿端利润丰厚,冶炼加工“内卷”

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铜产业链的收购多涉及矿产,而冶炼和铜加工相关的收购相对较少,这或与产业链各环节的利润分配有关。

肖传康表示,对于铜产业链的利润分配,目前来看最高的是矿山,其次是铜冶炼,而铜加工环节的利润最低。

于培云表示,矿的利润最为丰厚,冶炼和加工企业就赚个加工费。根据Wood Mackenzie数据,2023年一季度铜矿C1现金成本90分位数仅约5200美元/吨~5300美元/吨。2023年铜矿产能明显扩张,加工费高位,国内冶炼利润大致在1200元/吨~1500元/吨。

“但是,2024年冶炼利润将面临挤压,铜精矿长协供应合同设定更高的粗炼加工费(TC)自88美元/吨下降至80美元/吨,若硫酸行情不好,冶炼利润将恶化。”于培云说道。

面对铜产业链利润分配的冷热不均,不少上市公司选择在矿端积极扩产,以增厚利润。据公告披露,2023年洛阳钼业(603993.SH)累计产铜41.95万吨,同比增长51%;紫金矿业(601899.SH)矿山产铜101万吨,同比增长11%。

而《报告书》显示,株冶集团拟收购的五矿铜业主营业务为有色金属铜的冶炼和销售,已建年产10万吨阴极铜的项目,其主要产品阴极铜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前5月的毛利率在-2.50%~1.52%之间,远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3.56%-3.74%)。

对此,株冶集团解释称,其主要原因为部分企业拥有铜矿山而五矿铜业无自有矿山,以及其他企业生产规模大多远高于五矿铜业的生产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铜陵有色、江西铜业等上市公司虽然也拥有铜矿山可满足部分阴极铜冶炼的需求,但也无法避免其阴极铜毛利率的逐年下降。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23年上半年,株冶集团拥有约80万吨铅锌铜采选能力,锌冶炼产能和铅冶炼产能分别为30万吨、10万吨,虽然收购五矿铜业可以增加其在铜方面的冶炼能力,但从交易前后营收和利润的增幅来看,也可能会拖累其产品的整体毛利率。

对于未来的铜价走势,多位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全球经济渐进式复苏、铜矿资源收紧和新兴领域需求加持,铜价仍具备上涨潜力。

“对于2024年的铜价,我们测算预估全球精铜小幅过剩22万吨,未来面临缺口。紧平衡和绝对库存低位情况下,小幅累库不足以给价格造成太大压力,趋势和方向还是看宏观。”于培云认为,中期铜价偏震荡走势,需要防范美联储加息向降息周期切换过程中经济放缓或风险暴露给铜价带来的压力,长期尤其是2025年之后相对乐观。

肖传康认为,目前来看,短期铜价依然还是有上涨的可能性,首先从供需来看,依然处于供应偏紧的状态,价格底部还是有支持;其次,近来宏观氛围较为乐观,也是支持价格上行的主要因素之一。不过2024年下半年可能会随着国内冶炼的陆续投产,产出增多,供应紧张的问题会得到改善,进而铜价可能会进入阶段回调。